【與夢殤合作自創】Je peux attendre dans votre cote? 我可以待在你身邊嗎?
2005-10-18 Tue 11:37
●給夢殤:兩天都沒找著你,我先貼了,到時候你的好了我再放連結上來...如果不滿意的話我再重寫吧。


Je peux attendre dans votre cote?



「水。」
「白開水?」凱爾饒富興趣的放下了手邊的工作看著我。
「白開水。」

「這裡可是酒吧,不是你的7-eleven,翵。」喀的一聲,裝著白水的玻璃杯放了我面前。
我仰起下巴瞪了他一會,他哈哈的笑了。
「甜心,那給我杯牛奶吧─」我哼了聲這麼說,然後開始喝起我的白水。
「怎麼?今天又誰惹你不開心了。」「要你管。」
「是喔……」心知肚明不爽中的我比任何人都不講理,凱爾默默的回頭整理起吧台裡的東西。

酒吧這裡是個虛構的場景,甚至連凱爾都是種假想的存在,白天不對外營業,成了我逃課休閒的好去處。

「吶,翵。」凱爾把一切都置妥後坐到我身邊:「記不記得那個小男孩米洛?」
「記得,怎?」我漫不經心地回答。米洛是個長相普通、笑起來卻頗可愛的孩子,年紀大概十五六歲左右,挺乖巧。已經忘了如何跟他認識的了。至於凱爾知道他這不用解釋,我知道的他全都知道。

「他好像跟情人分手了。」「唔?」男的吧,我記得米洛是個homosexual。

有點同情,同性戀者在台灣很辛苦吧,尤其是像米洛這種對許多事半懂不懂的年紀,他倒是會怎麼想自己的。
嘆口氣,為了米洛,也為了我喝完的白開水。
凱爾笑笑的收走了我的空玻璃杯。
「晚上他會來這裡吧,跟他聊聊?」


默。
老實說我不是一個適合安慰人的人。
對感情這種東西完全不清楚,好像腦子裡就是缺了那麼一塊,不冷不熱也不喜歡什麼,就是這樣白白的活著。但,對於現在正坐在我對面的米洛,不管怎樣好像還是得說些什麼好。

結果先開口的是米洛,大抵上讓我了解了狀況。說他現在很想不開,整天想著那人的笑容;說他還是喜歡著他,還是念著上次情人節收到的那束玫瑰;米洛也改了名字,現在希望我就喚他夢殤。

為人夢而心殤,抑或是為夢人而心殤?

接了口,自己並沒有怎麼意外,我活著日子總是這樣,認識我的跟我一樣清楚這種事實:我都知道,可我什麼都做不到。

所以我沒辦法碰觸到夢殤,但我告訴了夢殤我所知道的。

希望他有聽進去。

希望他能做到。

希望。

走的時候,他喃喃的說了一句:「Je peux attendre dans votre cote?」
我不懂法文,也不懂是對誰說,但總歸不會是對我。


在那之後過了一個月,夢殤才再次來到凱爾的酒吧

我還是喝著我的白水,或許自己一輩子都逃不開凱爾的酒吧,但是讓夢殤進來小坐一會還是可以的。

夢殤這次沉默多了,只帶了束有些枯萎的玫瑰。

我什麼也沒說,拉著他到後面的小桌邊坐下,取過花束,然後摘起了玫瑰的花瓣。

夢殤靜靜看著我,米洛也靜靜看著我。

把光禿禿的莖丟進了垃圾桶,我在小桌上排起了許多花的圖案,用那被摘下的有點枯萎的玫瑰花瓣。

米洛靜靜地看著我。

我微笑著,拼上了最後一片─在那滿桌貌似乾燥花的圖案上。

夢殤跟米洛都動了。

夢殤笑了;米洛哭了。


凱爾的酒吧消失了、凱爾消失了、有些枯萎的玫瑰消失了,我又回到那有些喧鬧的高中教室。


最後夢殤沒帶走那滿桌的花瓣。
他只輕輕地、溫柔地吻了那些小花一下。
「Je peux attendre dans votre cote.」他微笑。

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夢殤和米洛。


the end.
別窓 / 新視窗開啟 | ※文章草稿集中(密)※ | コメント / 回應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 / 引用:0 | top↑
<<我的人生100問 | STS-Silence | SPECIAL─愉快五題>>
此篇回應
コメントの投稿 / 回應本篇文章
 

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/ 設定只有管理者能觀看
 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/ 本篇文章引用的URL

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
| STS-Silence |